婚姻平權—借鏡外國的同婚之鑑

%e5%90%8c%e5%a9%9a

目前全球共有20多個國家認可同性婚姻,其中包含荷蘭(2001年最早)、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阿根廷、墨西哥、紐西蘭、法國、英國、美國及芬蘭等等……,另外還有德國在原本婚姻制度外創設了「同性伴侶法」作為同性伴侶法律上的保障。

亞洲國家在同性權利上相對於歐美洲顯得落後許多。今年,英國《衛報》美國《紐約時報》相繼報導:台灣很可能成為第一個將同性婚姻合法的亞洲國家。因為2016年11月17日,立委尤美女、許毓仁及時代力量黨團分別提出不同版本的民法修正案,力求婚姻平權,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然而結果並不如預期順利,國內分成支持與反對兩派,台灣的婚姻平權法案目前還在激烈爭論中,那麼已經合法的國家,如:美國、德國,他們的過程與結果是如何呢?

map

美國同性婚姻

%e7%be%8e%e8%81%af%e7%a4%be-%e7%be%8e%e5%9c%8b%e5%90%8c%e5%bf%97

圖/美聯社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結果,通過歷史性的判決:確認同性婚姻正式在美國全面合法「依據憲法,尋求結婚的同性伴侶,應享有與異性伴侶相同的法律待遇」。

背景:

在此之前,美國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是受到法律明確規定的,1996年,聯邦的婚姻保護法案獲得通過。這個法案的第三章把婚姻定義成為「一男一女間的公民結合」,反對聯邦認可同性婚姻,同時也允許美國各州可以不承認在其他州或國家進行的同性婚姻(雖然當時沒有一個美國州提供同性婚姻)。接著,很多州都通過立法或修改憲法來確定它們不認可同性結合,也不會從法律上認可在其他州的同性結合。

但是後來,這些法律在大部分州都被一一廢除,或是被判違憲而需要修正,或是進入聯邦法院申訴或複議階段。截至2013年,只有在少數州,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依然有效。2015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4通過同性婚姻的合法化。

∨ 贊成方

大法官甘迺迪(Kennedy)是當時五位贊成票中的一位,他舉出四大理由作為支持論點:

  1. 婚姻是個人自主權的表現,憲法應保障人民不同的選擇權,自由選擇的權利應適用於所有人,不論其性傾向為何。
  2. 婚姻權的重要,在其支持兩個人的結合。五位贊成票的大法官指出憲法保護夫妻有親密關係的權利;婚姻權使那些伴侶得到尊嚴,回應人們對孤獨的普遍恐懼。五位大法官認為,同性伴侶和異性伴侶同樣享有親密關係的權利。
  3. 保護婚姻權利,為要保護孩子和家庭。「結婚、成家和育兒,是正當法律程序條款所保障自由的核心部分。」婚姻為孩子提供穩定環境,對他們是最好的選擇。同性戀家庭同樣可以建立關愛及彼此支持,拒絕同性伴侶的婚姻權,視他們的家庭為次一等,反而會讓他們撫養的孩子受到傷害。
  4. 婚姻是社會秩序的重要基石,這一原則適用於異性伴侶,也適用同性戀人士。將同性戀者排除於婚姻制度之外,對他們是不平等及羞辱。

 

參考文章:性文化資料庫—2015/7/5美國最高法院對同性「婚姻」 裁決的簡介

 

Χ 反對方

反方異議如下:

  1. 超越憲法作出解釋強壓在憲法之中,迫使各州必須遵守這樣的法律:

憲法完全沒有提到「同性婚姻」,如此輕率地否定超過半數州的婚姻法,並強行改變一個數千年來形成人類社會基礎的社會制度,這個判決對解釋憲法的法治概念造成深遠及無法補救的傷害。

  1. 過分的司法活躍主義(judicial activism)放棄了司法自制,模糊了人治與法治的界線:

同性「婚姻」的權利不同於言論自由及宗教自由般明文記載於憲法內,目前他們的推演(imply)過程確有很大空間被質疑,若法官不極度審慎,「正當程序條款」只會流於法官推動自己喜愛的政策的工具或借口。

同性婚姻支持者所爭取的,是要求確認一個『新的權利』。對多數派來說,同性「婚姻」權利純粹因為他們認為這權利是基本的。然而這就產生嚴重的問題,這是否代表憲法可按多數法官的個人價值觀隨意解釋,並隨意創造新的基本權利?但這是人治,還是法治?

  1. 誤解自由,申訴人要求的是政府的認可而非自由:

同性婚姻支持者要的不是一種自由,而是一種認可,申訴的同性戀者沒有被剝奪自由,州沒有限制同性戀者發展個人潛能、追求幸福的自由;相反,申訴人要求的「自由」是指政府認可他們的婚姻、給予他們財務上的福利。

  1. 同性婚姻的認可有可能危害宗教自由:

本次判決把同性「婚姻」變成美國的「正統」,將會在未來變成攻擊那些不能認同這正統的美國人,迫使他們無法再公開的地方支持自我宗教的理念。

參考文章:性文化資料庫—2015/7/9美國最高法院四位大法官的十大異議論點

德國同性伴侶法

%e5%be%b7%e5%9c%8b-%e6%9f%8f%e6%9e%97%e5%90%8c%e5%bf%97%e5%a4%a7%e9%81%8a%e8%a1%8c

有別於美國的「同性婚姻制」,某些國家在原有的婚姻傳統形式之外,為了同性戀者的權利,而創設出一種類似婚姻制度的伴侶制度,稱為「同性伴侶法」,例如德國。

德國於2001年2月16日正式公布「同性伴侶法」,並於同年 8 月 1 日實施。又於 2005 年通過同性伴侶法修正案,與原法案相比,其內容更趨進婚姻的相關規範。

背景:

1969 年以前,德國將同性間的戀愛視為一種「可罰性的犯罪行為」。直到1969 年 6 月 25 日的刑法修正中,將滿 21 歲以上之成年同性戀者自犯罪要件中拿掉,後於1973 年將 21 歲的年齡限制降到 18 歲。最後於 1994 年 6 月 11 日通過刑法修正,將關於同性戀間性行為的規定完全刪除。(刑法第175條)

採取「單行立法」的過程

德國是成文法國家,所以為了將同性婚姻入法必須經過正式的立法過程,德國國會注意到夫妻生活與伴侶生活有其各自的特性,因此二者在其成立要件、當事人間的權利義務、及分手要件等是否相同?若需區別時,又何者相同?何者 相異?有鑑於此,立法者採取折衷方式,先以單行法規來制定同性伴侶法,以明示伴侶關係與民法親屬編的夫妻關係有別。

1990年綠黨首度提出同性伴侶平等草案,但國會最後並未通過。1994年歐洲議會通過有關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者得成立伴侶生活之平等法,同時允許其收養子女。德國國內反對的聲音也有所逆轉,於是替同性伴侶之立法舉辦全國性的民意調查,結果過半數之公民支持同性戀者有權在主管機關面前公開成立伴侶之共同生活。

1997 年,德國依據綠黨提出的法律草案,德國眾議院的法制委員會舉行了第一次有關同性戀者成立伴侶共同生活合法化之公聽會。會中多數專家學者均認同性伴侶法制化的必要性。

2000 年 7 月 4 日聯合執政黨擬定終止歧視同性共同生活的「同性伴侶法草案」,除了引進新的經登記之同性伴侶制度外,還包括了相關的配套措施,如稅法,社會保險法及程序法等之修正。

由於該草案受到執政黨在參、眾兩議院席次不同的影響,在 2001 年 11 月 10 日將草案分成兩部分進入國會審查,一部分為不需經參議院審議的「同性伴侶法」,另一部分為「同性伴侶輔助法」,其內容涉及稅法、移民法、社會保險法等有關各邦之利益,需要經過參議院決議。最後僅通過《同性伴侶法》。

同性伴侶的權利演進

2001年,給予同性伴侶民事結合權利,讓他們和異性戀夫婦一樣,擁有繼承、贍養、醫療保險和移民等權利。

2004年,德國修法通過讓同性伴侶擁有收養權,讓他們可以領養繼子女,並簡化原本關於財產分配的繁瑣程序規定。

2008年,歐洲法院法官裁定同志伴侶在另一半過世時,擁有領取寡居養老金的權利,否則為歧視。

2010 年,通過同性伴侶在公務員各類退撫制度享有與夫妻同等之地位,並在遺產與贈與稅法中,承認同性伴侶亦享有與夫妻相同之優惠。

參考文章:法務部—德國、法國及加拿大同性伴侶制度之研究成果報告書

台灣島內的同志訴求及反同聲浪

台灣同婚.jpg

圖/端傳媒  攝/Pichi Chuang/REUTERS

近年事件

  • 2013年10月8日,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將費時兩年起草的「多元成家立法草案」送進立法院,希望讓台灣早日達成婚姻平等,以及保障多元家庭的理想。
  • 2014年6月14日,民間舉辦的「模擬憲法法庭」就同性婚姻召開辯論,並在8月2日宣布判決,主張限制同性婚姻違憲。隨後民間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採取法律手段提出行政訴訟。同年12月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排審「婚姻平權草案」,會中立委意見分歧,不少委員迴避拒審,以致審查並無進度。
  • 2015年5月,六個直轄市及新竹縣、彰化縣、宜蘭縣、嘉義市、嘉義縣的地方政府已陸續開放受理「同性伴侶」的戶政註記。
  • 2015年8月,「伴侶盟律師團」受祁家威委任,正式將同性伴侶登記結婚一案送交大法官釋憲,另外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和臺北市政府也分別將向大法官聲請同性婚姻釋憲。
  • 2016年10月,第14屆臺灣同志遊行前夕,婚姻平權議題再度受到討論,立法院包含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在內,部分立委宣告將再次推動婚姻平權法案,總統蔡英文亦在個人臉書首度以總統身分表達支持態度,並尊重立法院的決議。
  • 2016年11月,多元家庭民法修正草案在國民黨、民進黨均同意的情況下,在立法院通過一讀,法案進入司法委員會,並於24日及28日進行兩場公聽會。

婚姻平權 vs 反對同婚

支持方

反對方

其他

Q1. 婚姻的重要元素 婚姻的重要元素是「愛」,愛不會因為性別相同而改變,不要讓法律成為傷害他人的武器。法律上將同性婚姻排除,對同性戀來說是一種歧視,讓同性戀變為次等公民。 民法第792條規定「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當中明確指出婚姻關係必定需要一男一女使得成立,加上中華文化對於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目前仍然需要男女生理互相配合才會有下一代。 婚姻應建立在一男一女的基礎之上,同性間的愛雖尚未完全等同於婚姻,但應該給予其適度法律上的保障,兩者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Q2. 同性戀的基本人權 同志牽涉到平等權及選擇自由,任何反對的言論就是侵害《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 歐洲人權法院對於同性戀非基本人權作出判決,認為僅民事上的結合已是足夠的(good enough)。
Q3. 同性婚姻=過度開放的性觀念及無可預測的愛滋病疫情 不能將所有的性問題歸咎於同性戀,因為異性戀同樣會出現諸如愛滋病或多P的情況,重點應該放在正確的性教育。 雖然同性戀並不等於愛滋病,但是愛滋病卻與同性戀有著不可磨滅的關係。1981年在美國洛杉磯5名男-男同志身上發現首次發現愛滋病,醫學上更證實男同志傳播愛滋病的機率也遠大於女同志。
Q4. 對於下一代影響 同性婚姻家庭的小孩還是有可能是異性戀,家庭教育不一定要是一男一女才能完整,重點是等同的愛和一種家庭的完整感。 家庭的核心價值在於,養育孩子會導致力量的分散,因此有力量在旁支柱,而親生父母才能使孩子有安全感,經濟、社會地位才會突出。
Q5. 制定專法或是修改民法 修改民法毫無技術上的困難,特別另外立法反而造成資源的浪費。不允許同性結婚才會違憲,加拿大、美國、南非皆有違憲的案例。 現在的修法是急促的立法,修改民法後續造成牽一髮而動全身,應該朝特別法或專法的方向,慢慢凝聚社會共識,才能動到民法。 法務部表示不論是贊成或是反對方,都對保障同志權益有一定的共識,但相關的配套必須完整,才能達成社會共識。
Q6. 多數異性強權還是少數同性霸權 同性戀長期被迫處在社會的背地,害怕自己的性向會引來別人異樣的眼光,即便在這樣開放的年代,仍然存在著對同性不友善的目光及態度。而這些天生就正常的人不會了解少數人的痛苦,感覺生活在異性戀霸權底下。 同性戀只佔人口的百分之二,不該為了保障少數人而破壞結構體系,謝啟大教授說:就如同盲人並不能要求各個地方都要鋪導盲磚。 不必然反對同性戀,但是反對自己因為是異性戀而被稱為異性戀霸權。當同性婚姻變為合法,不同意的一方很可能會被冠上歧視同性戀的標籤,如此一來就抹滅了社會尊重多元聲音的本意。

小結

不論是美國的同性婚姻合法制度或是德國為同性關係創設的同性伴侶法,兩者值得我們借鏡。台灣現階段在立法院的草案版本朝向直接修正民法中對於婚姻的定義,改為以「雙方」取代「一男一女」的婚姻形式,而非同德國另創新法的方式給予社會對立的兩方一個磨合的空間,原因是同性婚姻支持者認為,「另立新法」等於自己還是「特別的人」而非同一般人依樣可以享有婚姻的所有權利及平等地位。下週還有一場公聽會,台灣對於同性議題還有許多需要思辯的空間,以下提出幾點供讀者思考:

  1. 同性婚姻這個議題並非現階段才出現,只是目前引來媒體聚焦關注及正反雙方強烈對立,似乎是因為婚姻平權法案來勢洶洶讓大家措手不及,一旦「法律確立」就宣告另一方的成敗,無法透由和緩的溝通、和平的意見交換或時間的證明而產出一個讓社會接受的方式,加劇了台灣內部的分裂。
  2. 雖然目前國內傾向美國式的將同性婚姻以憲法等級的宣示或是修正民法的方式去達到一個所謂同性婚姻的平權,但是認真去設想德國式的伴侶制會不會相對讓雙方比較能接受?會不會讓社會還有往後討論及互相證明或彼此瞭解的空間?
  3. 現階段的民法通過後,難道同志婚姻就可以完全等同於異性婚姻嗎?執行面上應如何允許收養關係?男同志間的代理孕母關係?只要有「愛」任何內涵的婚姻形式都不該被禁止?造成其他跨性別/雙性戀/泛性戀等族群更加邊緣化?上一代為自己的同性婚姻爭取權利而在無法抉擇時被收養的下一代有沒有權利選擇他的家庭模式?
廣告

2 thoughts on “婚姻平權—借鏡外國的同婚之鑑

  1. Jro Li 說道:

    一堆人漠視或不去了解分析在自己心中知道的真正事實
    關於婚姻有很多東西是沒寫在法律中的卻一直只會拿法律寫的東西來辯
    有兩項關於婚姻的概念是存在於社會道德中的

    1.男女不應發生婚前性行為未婚生子
    2.若違反造成懷孕沒其他原因必須要奉子成婚

    這代表什麼?責任!新生命需要父母
    這也是為何對夫妻吵離婚我們會要勸合不勸離,大人分開會傷害到孩子
    婚姻制度實際上是男女互相限制自由履行其對共同孩子家庭的責任義務與權益
    結婚行為、儀式實際是夫妻向社會要求取得他們成家生育並教養子女的許可認可授權

    授權權利可以給予可能執行它並最後成功的一般家庭夫妻,如同你的父母
    授權權利可以給予可能執行它結果卻不幸失敗的不孕症夫妻
    授權權利可以給予可能執行它但卻選擇暫時或將來都不會去執行的頂客族夫妻
    但是婚姻中成家生育和教養子女的授權
    無法"再"給予已由經驗及知識確定去執行它會造成優生學小孩健康問題的近親夫妻
    無法給予心智未成熟不該去執行它的未成年孩童夫妻
    無法給予本來就根本不具執行可能的跨種族人獸、性別同性、或獨身者自己
    至於一夫多妻、一妻多夫過去或現在部分國家本來就是允許的
    但我們國家的社會知道那會造成男女的不公平並且產生家庭中地位的競爭
    給予此授權權利並不良好可行才決定禁止
    這些就是現況法律中婚姻之所以規定一男一女的全部含意
    接著寫在婚姻之後的章節父母子女因此也就使用婚生規定的原因

    另外道德上關於婚姻有一項是有被直接寫進法律的
    那就是通姦罪,可是居然沒有人去看到提案支持的主要立委居然是想把它廢除的
    外遇離婚會造成家庭破碎,危害的又是誰?大部分是單親家長及由他所扶養的孩子
    對孩子,第三個生命的責任義務承擔才是婚姻制度的重點
    夫妻的財產共有節稅、離婚需要贍養費、死亡的遺產分配等等其實是由此而來
    可惜支持方的很多立論卻都是伸張他個人的自由、人權,沒有其他原因
    仔細去想想真正的婚姻定義同性關係他們可能取得的了嗎?
    就算硬扯領養、借種代孕、人工生殖用來做為工具
    讓同性他們滿足心理模仿出社會對家庭的定義也可以?都能當做權益?
    這些事情除了心智未成熟自己都還是孩子的孩子以外
    近親、跨物種、獨身,只要他們的經濟能力足夠,難道也可以視為人權權益去授予嗎?
    當然不是
    人對承載他們自己未來的新生命、孩子下一代有的是責任不是權益

    http://goo.gl/VuWPn0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