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貧世代─ 定義「青貧世代」

青貧拷貝

 

「青貧族」一詞最先從「工作貧窮」(working poor)一詞演化而來,原意是指擁有固定工作但相對貧窮(例如收入低於特定貧窮線)的人士。有別於失業者,他們雖然有得到工資,但工資的金額不足以維持一個合理的生活品質。

不知何時「世代」一詞成了一個熱門通俗的詞彙,通常用來形容某一時段出生的人群有著某些的特徵。「青貧世代」的出現可以說是一個時代的產物,1990年代工業革命之後,失業率上升,青年的失業率比成人還要多,2008年金融海嘯過後,青年失業以及青年就業困難情形更加惡化,逐漸形成一種被經濟體系邊緣化的青年世代。

青貧族的的產生背景與現況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1990年代以後,工業化先進國家的失業率持續上升,其中特別是青年失業率,往往高於成人失業率,這項事實代表青年在離開學校後,面臨比成人更高的失業風險。國際勞工組織的顧問O’Higgins,在2001年發表的「青年失業與就業政策」報告中就指出,已開發國家中15-24歲青年的失業率是成年人的2倍,而開發中國家的青年失業率則是成年人的1.5倍。

在歷經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後,全球各國普遍出現的青年高失業率問題更加惡化,已經形成「全球性的青年失業危機」,並成為各國政府面臨的治理難題。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員Elder在2010年發表的「全球青年就業趨勢報告」指出,2009年全球的平均青年失業率高達13%(台灣當時是14.5%,相較於日本9.1%及南韓9.8%高出許多),有8100萬人之多,是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進行調查以來,全球失業青年人數最高的數據,而且全球青年失業率增加的速度是成年人的2倍。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就業好夥伴-就業安全半年刊100年第1期
高學歷青年失業、學而無法致用,失落的一代恐拖垮全球經濟的下一個世代

青年失業是主因之一,但不是全部,還有譬如近年企業為減少人力成本支出而出現兩種情況:

  1. 以臨時工、派遣工制度來看,其中青年比例較成人高出許多,105年主計處「人力運用調查報告」顯示,15-24歲青年從事臨時工或派遣人力共計169,000人,佔總人數之15%,25-44歲成年人僅占3.64%,整整高出17.51%;105年數據相較於104年21.13%稍高、更比100年19.13%高出許多,可見此情形並未改善。
  2. 企業濫用學生實習/志工、低薪建教合作,以規避薪資成本:前年苦勞網報導指出,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為學生抗議「整學期在外實習,沒有使用學校資源,卻仍然要繳交學雜費,實習方面也無薪資或勞、健保等,形同雙重剝削。」

青貧族的困境

“青年到底苦什麼?無止境的負面循環、被社會遺忘的一群,面對環境的不友善,就是青年的痛苦來源”

青貧2

  1. 負面循環:以雇主角度出發,青年相較於成人工作經驗不足、技術不成熟、工作不穩定,因此雇主偏好僱用成年人;而輕年族群確實有著尚未面臨為承擔家計、工作遇挫自願離職率較高的現象,因此更讓市場對於青年接受度不高。
  2. 青年失業較容易被忽略:青年失業也容易被人忽略,因為雖然青年高失業、但相較於成人再次尋職而被錄用的機率也高,或是社會認為青年失業不是真的失業只是延後就業、自願性失業等。因此形成青年族高失業率、高就業率的情形,容易被社會忽略、不受重視。但以青年角度來看,若就業情況常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中,就會直接或間接導致其生活上的問題。
  3. 環境不友善:就業年輕人理應是最有勞動力的一群,理應在剛出社會階段應該對於社會學習及工作付出這件事情上有極大的積極度與參與感,但是現今社會受到經濟低迷的影響,應該活力四射的青年在一踏進社會之後,反而頓時感受到大環境對他們的不友善,這些不友善包括:內部的─尋職不易、薪水低落、工作時間長;外部的─物價上漲、房價攀升、經濟大環境不如從前。內憂加上外患導致現在的年輕人有口難言。

青貧世代的特質

“即便大環境不佳,但難道青年就沒有問題嗎?別傻了!你手上不是iPhone7嗎?”

Who buys Apple? The young generation!

不論是最近的厭世代,或是之前的草莓族、豆腐族,又或是外國所謂的Y世代、Me世代,所指向的世代就是民國七零到八零年代出生的青年,現在年齡大約在20-35之間。出生在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有以下特質,有好有壞,見仁見智:

青貧3

  1. 學歷高:這個世代的青年豐衣足食,人人皆「須」念大學,90年代台灣廣設大學,高教改革,造成學士學歷已經不算什麼,企業要碩士、更要博士、還要哈佛、柏克萊、劍橋。
  2. 含著滑鼠出生:1980年代電腦普及化、1990年代個人筆電問世、2007年第一支iPhone亮相,七八零年代的青年在成長的階段始終被科技所影響,從小學就有電腦課,到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科技對青年世代來說無所不在,比起上一個世代,Y世代活得更快速便利,卻也更沒有耐性。
  3. 為生活才工作:不像X世代般「為工作而活」,年輕世代傾向是「為生活才工作」,工作並非生活的全部,只是一種生存下去的手段方法。尋找快樂的人生更勝於工作中的價值。
  4. 自我意識強烈:Me世代、「唯我世代」,崇尚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價值、物質欲望高、責任感不足、對長輩缺乏尊重…等都是自我意識強烈的展現。

青年貧窮的元兇?

誰是兇手呢,誰造成了青年忙碌卻貧窮的現象?兇手不只是壓榨剝削的雇主,其實員工也要負一部分責任、不只是工作過度的老師,還有任性的學生。青年的貧窮問題並不只是外部環境問題,青年本身的內部養成問題也是造成貧窮的原因之一。

高學歷、高享受卻又極度無力的一代,快速、方便卻不真實的一代,失業、失意卻又相信快樂的一代,自我、自負卻又自卑的一代。沒有真正的兇手,卻有一群被害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