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貧世代2─ 據說我們含著金湯匙長大卻發現自己拿著一張廢紙?

青貧-2拷貝

2015年台灣平均月薪僅1,520美元,低於香港1,915美元、日本的2,592美元、韓國2,917美元。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台灣輕年「薪酸」無人知,從原來的台灣錢淹腳目的亞洲四小龍,落的如今經濟一條蟲、青年高學低就、愈忙愈窮、中年流沙、下流老人,到底這一切是為什麼?

I. 正視那些讓我們成為「青貧族」的事實

1. 薪資條上的數字永遠趕不上光速飛漲的物價和房價

39427

現實1:2016年工業及服務業每人每月總薪資(含經常性與非經常性薪資)中位數為40,612元,較104年減少0.59%;平均數為48,790元,較104年增加0.62%;又以青年薪資所得來看,青年勞工平均每月薪資為29,427元。整體而言,月薪3萬以下的勞動人口中,20到34歲人數是137.9萬,佔了這個薪資區段總人數的45%。在平均月薪2.5萬以下的族群當中,20歲到34歲的人們,佔了4成。

(數據來源-主計處2016年5月公佈的「人力運用調查報告」105年受僱員工薪資中位數及分布統計結果)

現實2:過去十年,台灣政體物價上漲15%,其中食物類漲幅尤其大,高達42.25%,但薪資僅上升9.14%。

我們正面臨「吃不起的未來」,國人平均每月花費約6,892元在「吃飯」,以整體國人平均月薪來看,大約佔每月薪資的14.2%;若以勞動部在2017年3月29日公布的2016年10月青年平均薪資29,427元來看,每月食物花費約佔總薪資的23.4%(超過1/5)。

但是,6,892元的食物花費,每個月以30天計算,一天只有230元,假設早餐60元、午餐100元、晚餐70元就剛剛好花光。娛樂性質的朋友聚餐幾乎不可能被包含在平常「吃」花費的數字裡面,就算不是與朋友聚餐,如果偶爾想吃個摩斯漢堡大約也需要150元(一個套餐),就佔了一天餐費的65.2%。

現實3:「住不起的未來」也是年輕人的痛,根據1111人力銀行統計,青年在「生活」上最悶之處正是:「存不了錢、買不了房」(78.7%),位居第一位。

台灣在2000年開始炒房產,房子一天比一天貴,台北等大城市2015年10~12月的公寓價格上漲至2001年的2~3倍,

內政部營建署發布在「房市負擔能力統計」指出,全國平均的房價所得比為9.35,也就是說需要9.35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房,若要住進首都台北市,房價所得比更是高達15.47。

【註:房價所得比=中位數住宅總價/家戶年可支配所得中位數。代表需花多少年的可支配所得才買到一戶中位數住宅總價,數值越高表示房價負擔能力越低。】

2. 經濟成長龜速

在1951年至1988年間,台灣年均經濟增長率是9.57%,1988年至2008年間為6.1%,2008年至2015年間卻只有2.8%,呈現不斷遞減的趨勢。

台灣是淺碟式經濟,外貿依賴度極高,經濟一向深受國際景氣影響,當全球景氣復甦,台灣就跟著復甦,而當美、歐景氣趨疲,台灣經濟自然也跟著低迷;而造成我國經濟不佳的根本原因是「出口」及「薪資」失去成長動能,出口不佳導致民間投資怯步,而薪資停滯則導致民間消費疲弱。

3. 當學士只是workforce擠滿台灣大街小巷,人才talent卻急著遠走高飛

受少子女化趨勢與高等教育普及影響,2016年15-29歲青年211萬9千人,較2006年244萬1千人減少32萬2千人;其中大學及以上學歷者占青年就業者比率逐年增加,至2016年已達58.3%,較2006年增加29.7%。

104人力銀行數據指出,有八成企業在徵才時要求有大學學歷,連技術員這類以往只須高中職程度的工作,也提高到專科以上,學歷愈來愈薄。

主計總處近期完成的海外就業統計指出,我國自2005-2015年之間的海外就業人口由34萬人倍增至72.4萬人,10年增加1倍之多。而國內低薪推力加上外國高薪拉力,形成一場「最現實的人才大戰」,當台灣廠商還活在縮減成本(Cost Down)思維裡,國外廠商(包含中國與印度)紛紛祭出優渥的條件來吸引台灣人才。

4. 我們處在一個「政治領導經濟」的顛倒時代

上述的問題無不關乎經濟,但那只是經濟上的結果,其實背後都有一個政策關聯,以下兩個例子說明:

  • 以大家最不想面對的22K來說,事實上是因為2009年初政府因應金融海嘯導致就業率低,提出「95-97學年度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方案」,該方案提供月薪26,190元(實領22K),鼓勵企業多雇用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沒想到卻造成,企業當作是大學生薪資的指標,媒體開始大肆渲染該政策的負面報導,引來模仿效應,結果影響至今,國家經濟不振、勞工薪資低落、消費力持續低迷、國內人心躁動抗議不斷、勞資爭議等社會議題加劇。
  • 《服貿議題》是政治影響經濟的最佳寫照,藍營為了搶救台灣經濟因而祭出與中國大陸簽訂服貿協議的政策,希望獲得經濟上的解套;而綠營和學生們則認為服貿會嚴重打擊本土產業、多元產業被迫消失、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認同及價值認同的問題。所以經濟不可能永遠只是經濟、政治也永遠不可能只是單純政治。更別說服貿議題所產出的太陽花學運還讓民進黨在大選期間打了一場勝仗!
【註1:除上述兩者外還有譬如和經濟比較無關但確與青年教育及低薪有關的「90年代廣設大學政策」;但是有不同主張者。】
【註2:政治影響經濟不是台灣現象,而是世界皆然–[理查德專欄]風險很政治-他們如何影響經濟?

II. 青年的吶喊,政府聽見沒?

投影片2

超過半數的青年希望政府能夠提供就業服務及資訊,政府應該做企業及青年之間的媒介,提供平台讓「找工作」不再只是個人問題,而是社會議題,才能有效降低失業率;將近50%的青年希望政府能夠辦理專業技能訓練,其實反映出台灣技職院校角色淡化、「一切只有讀書高」這個說法只適用在那些10%從小夢想當個大學教授的人身上,對於另外90%的人真正需要的工作職場技能完全忽視;另外還有多數青年希望政府可以提供良善的職場見習環境及制度,而非打工式的實習混學分、希望政府多多鼓勵青年創業並給予適當的創業基金或低利息的融資等幫助。

如果統計青年的需求是政府的業務之一,那麼解決青年的需求是不是也可以成為政府制定的重要政策之一?

III. 擺脫現況,勇敢做夢

做夢

政治內耗、經濟不佳、薪資長期未獲改善、念了大學卻比沒念還絕望、不斷咒罵政府官員都只是花瓶,都是一些不可擺脫的現況,也是每天掛在青貧族口中重複的魯蛇台詞,但是如何擺脫現況成為一個勇敢追夢的青年,當個「像樣的」年輕人?必須先從丟掉負面想法開始!

夢想學校創辦人王文華先生曾說:「承認自己不如人,反而讓自己更強。」

壓力是一種成長的動力,前提是必須轉換念頭,一個把負向思緒轉成正向意念的能力。光有IQ、EQ還不足以應付現代變化多端的日常生活壓力,青年應該學習增強自己的MQ(Mental Intelligence Quotient,心理智商) ,必須維持心理健康、緩解心理壓力、保持良好心理狀況和活力的能力,去面對生活上所有的負向情緒。以下提供幾個方法:

  1. 兢兢業業的培養競爭力:根據統計台灣年輕人每天滑手機超過4小時,科技無所不在,善用科技為我們帶來的扁平化世界的同時,也請正視扁平化世界為我們帶來世界各地的競爭者,別只是上網群求通溫層互相取暖,而要用網路為自己的人脈、學習、知識、想法找到更值得發揮的舞台。
  2. 擺脫悲情、穿上自信:請通通忘掉「工作好累」、「沒心情上班」、「下班耍廢」…等魯蛇台詞,擺脫一成不變的「抱怨」生活,養成早一點睡、早一點起床、保持精神把工作有效率地做完、下班之後才是學習充電的開始、休閒時間拿來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的習慣,不斷告訴自己五年後、十年後的自己應該在哪裡!
  3. 把做夢的權利還給自己:停止追求穩定的生活,那是中年人應該做的事,青年應該熱血做夢,「方向對了,終究會到達!」前提是要給自己掌握方向的勇氣,那些社會眼光、長輩耳語,若不是心之所向,就應該勇敢證明自我價值。
廣告

One thought on “青貧世代2─ 據說我們含著金湯匙長大卻發現自己拿著一張廢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