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貧世代─ 4「數據會說話」

數據拷貝

若和鄰近重要經濟國家地區相比,只有台灣青年很「薪酸」嗎?
「台灣薪資低、勞工錢少事多生活差!」
「大學畢業生起薪越來越低!」
「靠這樣的薪資負擔不了台灣的物價!」
關於台灣的薪資及物價環境,以上的形容正確嗎?
台灣的物價指數、國民經濟壓力,又排在第幾名呢?

前言

  導致青年成為「厭世代」的原因在上回青貧世代─2「據說我們含著金湯匙長大卻發現自己拿著一張廢紙?」中我們討論了幾個面向:1.薪資條上的數字永遠趕不上光速飛漲的物價和房價、2.經濟成長龜速、3.學歷貶值及人才出走、4.「政治領導經濟」。

然而青年所面臨的「低薪、房貸、全無」難道是台灣限定版嗎?鄰近台灣的亞州國家日本、韓國、香港及北京與上海,難道沒有和我們一樣陷入困境嗎?

議事槌找到一些青年貧窮的相關數據,試圖來解答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疑惑!

Q1:台灣青年起薪真的越變越差嗎?

圖表一:2008到2016年臺灣新鮮人平均起薪變化圖。

2

過去九年間,平均起薪的最高點在2010年,來到新台幣27,428元;最低點在2009年,為新台幣24,358元。08年期待薪資和實際薪資落差最小,09年的期待薪資甚至低於實際薪資,可能與2008年全球經濟風暴的影響有關。2011年開始,期待薪資與實際薪資的落差便逐年拉開,2016年甚至相差超過新台幣6000元。顯示青年覺得薪資愈來愈無法負擔現有生活開銷。


Q2
:台灣的青年起薪是鄰近國家中最差的嗎?
 1

圖表二:2015年亞洲11國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比較

  根據印度2015年9月公布的統計數據,亞洲11國起薪最高的是韓國,最低是印尼,印度和韓國相差5倍多。臺灣在這次統計中位居第5,剛好是起薪超過1000美元的最後一名。
若以台灣為中心點,向上比較韓國、新加坡、日本及香港起薪都高出台灣許多。又以韓國為例,韓國頂大與非頂大的學生畢業之後待遇相差大,且畢業後進三大企業或沒有進三大企業的薪資差距也是極大(根據統計韓國員工人數僅10人的中小企業,其員工之月薪不及韓國大企業員工的一半);台灣則不一樣,大學林立、不分國立私立、五大名校光環似乎也只是停留在大學時期,同為國立大學畢業之後起薪相差不遠,加上中小企業多,主要還是看公司願意付多少薪資,而非學校名稱(台灣企業願意付五大名校大學畢業生約新台幣27,581元的薪資,只比一般大學生的新台幣26,619元,多了新台幣1,191元,約增加4.5%左右)。

3

圖表三:2016年日本、新加坡、韓國、香港、臺灣、中國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及人均GDP比較。

  2016年平均起薪,以香港最高,約合新台幣7萬4千元;台灣最低,約2萬8千元。其中,韓國和中國的大學畢起薪都比人均GDP來得高,或多或少反映了該國大學畢業生是全國薪資最高的族群,也反映國內大學或頂尖大學學生薪資特別衝高、不同企業薪資落差大的現象。

參考:中國大學畢業生薪酬排行榜韓國大企業與中小企業薪資的落差

依據上述人均所得,再來看看各國的生活費指數,可見收入多的地方及生活花費相對也較高。

4

圖表四:2017年年中全球生活費指數

  我們依據NUMBEO網站公布的生活費指數,將上述六個國家及地區依序排列,可以看見生活費指數由高至低:日本、新加坡、韓國、香港、臺灣、中國。最高的日本及最低的中國,差距接近一倍。

Q3:平均所得上升,青年卻無感?

5

第一張圖可以看見,台灣的每人平均所得呈現緩慢上升,但是這對於青年人來說真的有感嗎?

6

看看主計處公布的平均薪資與中位數的差距,分別代表不同的計算方式,所謂平均數,是全體受僱員工薪資總合除以人數,得到的平均值;而薪資中位數,則是一個排序的概念,也就是所有受雇員工薪資由低到高排序之後,最中間的那個人薪資的水準,假設全體受雇員工人數是101人,薪資中位數就是排名第51的那個人的薪資水準。平均數會受到最高及最低的極端值影響,中位數則比較可以直接比對出自己的薪資究竟是在前段班還是後段班,因此我們再依勞動部今年公布的青年平均月薪29K來看,竟然只占中位數的73%左右,幾乎是後段班的位置。顯示青年薪資與國人薪資是有一段落差的,所以即便薪資呈現緩慢成長,青年的薪水永遠在後半段望塵莫及,如果再加上不斷上漲的物價及房價,更是無力了。

小結

7

台灣薪資所得貧窮化居四小龍之冠,經濟情況也不見起色,10年來工資升幅僅12.8%,韓國58%、新加坡60%。文中數據也指出比起日、韓、新加坡及香港等國,台灣青年畢業後起薪確實相對低,也難怪台灣年輕人出走情形愈來愈多,相對於台灣經濟低迷,大陸市場潛力不容小覷,青年紛紛西進,勢不可擋。

當台灣還在為了「一例一休」、「最低薪資26K」爭吵時,我們的青年又有多少人萌生出國打拼的念頭、或又有多少人已經跨出了那一步?如果青年畢業後持續龜縮在學校中、畢業即失業、有能力的人才不斷流失、年輕人低薪無法生小孩買房子、少子化情形加劇,那麼台灣勞動市場空洞化可能只是遲早的事。

建議政府還是要及早做好對策,而非林全所說:「沒辦法加薪,一旦增加就會物價上漲」,所以乾脆採取「我不動、你不動」的策略,在周遭國家不斷成長的同時,台灣難道要一直做一隻縮頭烏龜嗎?

議事槌希望政府正視以下問題:

1. 「學歷通膨」和「學用落差」,台灣教育正急轉直下:1995年台灣啟動教改後,20年間大學自23所暴增至122所,大學生從24萬人增加到124萬人,足足增加100萬人,增幅高達四倍,九成青年進大學就讀。同期,韓國大學生人數增加70%,日本增加12%,足見台灣簡直是高速公路上失速的車輛,眼看要釀成連環大車禍,至今政府還未出手踩煞車。過度追求文憑的下場,造成「學歷通膨」和「學用落差」,教育部應該負最大的責任。

2. 解決青年失業率高漲的問題:台灣市場同時出現大量職缺及大量求職者的矛盾現象,導致我們需要更多外籍勞力,而本籍人才不斷想方設法向外流動,當世界在講人才策略的時候,台灣卻還在為我們捉襟見軸的人力及不斷高漲的工資傷透腦筋。

3. 拿出適當的少子化政策及社會住宅:補助生育策略有非常多,新加坡就值得台灣參考,不必做到全有,但至少可以做到七八分;社會住宅政策多位青年著想,或是政府可以推出「銀青共住」的政策,做中間媒合平台,長照、青年兩個問題一次解決。

4. 彌平世代間的對立關係:每一個世代有其各自面臨的困境與順境,不要將錯誤歸咎於誰,因為這樣的倒果為因並不會使問題被解決,而只是加劇問題的嚴重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