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一個多元的民族大鎔爐? 先問自己對「新移民」、「移工」了解多少!

東南亞cover

在台灣的東南亞人大多數包括: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及柬埔寨等國。台灣人除了到當地旅遊之外,對這些地方的第二印象恐怕就是來台打工的外籍移工了,但對於東南亞的文化與人民了解相當少。

這群在台灣的新住民,人數已經超過65萬人,他們生活在我們周遭,卻鮮少被大家以關心的態度去認識他們,反倒是新聞常見移工遭虐、逃跑、工資遭扣……等負面消息。我們,真的了解東南亞移工及外配嗎?


究竟我們身邊有多少移工或外配?

根據勞動部統計資料顯示,東南亞移工在台人數至2017三月為止已默默攀升至67萬多人 (外籍移工按國籍分布圖),而根據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2017年七月底東南亞外籍配偶(此處不含陸港澳籍,僅討論東南亞)也有15萬多人(外籍配偶按國籍分布圖)。

外籍移工國籍

外配

其中已經成為台灣新住民*目前大約為65萬人,約佔台灣人口數3%,已經超過台灣56萬原住民(約2.4%)。大量的東南亞人生活在我們周遭,卻鮮少有台灣人願意與他們做朋友,除了喜歡泰國菜、越南河粉之外,我們是否曾經關心過他們在台灣的生活?或試著了解他們的文化與生長背景?

新住民*表示經過跨國婚姻或是工作等原因取得台灣身分證及入籍台灣之住民。

“對移工來說最遠的距離不是國籍,而是我在你身邊,你卻對我視而不見

大部分的時候,當我們在談論自己的外國朋友時,不會將路過的東南亞移工算進去,為什麼?多數台灣人認定的外國朋友屬於英國、美國、澳洲、日本或韓國等等,卻時常忽略在你我身邊的外籍移工或是外籍配偶。

台灣人潛在對於東南亞國家及人民的歧視言論、不友善的歸化族群及故意剝削移工,都使台灣成為一個不夠包容與友善的國家。

美國國務院在2018年4月20日公布2017年年度人權報告中對於台灣勞工權益保障部分提及「台灣法律規定勞工組建和參加獨立工會、罷工與集體談判的權利。但台灣工會的密度僅5.8%,遠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16%平均值。」「台灣法律雖然禁止一切形式的強制勞動,也制定處罰細則,但因為法院多半判決輕罪或罰款,不足發揮有效威懾作用,這類強制勞動常發生在家政服務、農漁業、製造業與建築業等行業,外勞最容易遭到剝削。」


一對台灣夫妻用愛與行動感動移工!

“前”四方報,現在更名為“移人”,是眾多移工及新住民唯一可以在當時讀得懂的報紙。過去,許多外籍朋友因為不識中文,導致其沒辦法獲得台灣的新聞、法規資訊,彷彿失去與自己每天生活的城市的連結,直到2006年四方報經成露西教授指導創立,由總編輯張正先生及廖雲章女士擔任執行工作,台灣第一份有越、泰、柬、印尼、菲律賓等5國語言的報紙就此誕生,成為外籍移工在黑夜中的一大亮光。

張正先生:我是一個文盲總編輯,我在做一份連我自己都看不懂的報紙。

即使正在做一份連自己都看不懂的報紙,張正先生及廖雲章女士這對夫妻,仍然堅信這是一件對的事,他們甚至為了讀懂自己的報紙跑去暨大修東南亞所、又或跑去胡志明國際學校與語言留學三個月。四方報的初衷就是讓台灣成為一個多元公平的社會。

四方報,不只是一份報紙,還是一本由“眾移人”所撰寫的生活日記。四方報開放移工用他們國家的語言投稿至報社,報社會請熱心且看的懂該國語言的長工翻譯,拿到信件中所描述的故事翻譯之後,夫妻倆會選出特別感動或是足以引發移工共鳴的篇章,刊登在下一期的報紙中,起初移工們多半訴說關於思鄉的感情、之後他們開始訴說在雇主家中發生的快樂或辛酸故事、到後來他們訴說自己嚮往的未來以及回到家鄉後的遠景、又或者有些人用圖畫表達自己的星情並在圖中註記連絡電話,希望讓看到圖畫的人打電話來稱讚她、與她聊天。四方報讓移工開始了解台灣,也開始認識原來有許多“老鄉”也一起在台灣打拼,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

搖啊搖啊~搖到外婆橋

2011年,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找了前四方報總編輯張正與廖雲章副總編(當時服務於台灣立報),開始著手於一個名為「師生手牽手,搖向外婆橋」計畫,有鑑於台灣新住民在教育上、經濟上或生活上相對弱勢,外界又常以歧視眼光看待他們,導致與新二代多半在學校生活的不是非常快樂。

因此,外婆橋計畫的目的是由方董事長贊助約新台幣20萬元作為補助,讓1位新移民+1位新二代+1位國小老師,一同到新移民的老家、新二代的外婆家,Long-stay 20天,回國後他們必須繳交簡報作為分享。

外婆橋計畫主要有三大初衷:

  1. 讓新移民有機會回到家鄉:多半新移民嫁來台灣後沒有機會或沒有足夠的錢能夠回到家鄉去探望父母,許多新移民表示自己雖然有能力買一張來回機票,卻負擔不起回到娘家後見到所有親朋好友的社交、見面禮或是可能需要幫忙家中購置電器或給一些紅包等孝親費用。因此,既使思鄉情濃,也不敢貿然行動,導致來台五年至十多年的她們,從來不敢真的到家鄉看望父母及親友。
  2. 讓新二代回家鄉看外婆、了解自己血液中另一半的文化:由於媽媽沒辦法回家鄉,年幼的新二代自然無法回家看看自己的外公、外婆,但他們的身上確實流著另一個國度的血液,他們有權利知道自己另一半的國家及文化,在台灣因為較少有人對其父母之一方來自於東南亞而有正面回饋,因此新二代大都覺得自己的身世見不得人,久而久之他們為了融入台灣便漸漸拋棄另一半的自己。
  3. 讓師長換位思考,回台後發揮影響力:暫時變身「異鄉人」的台灣老師,更能深刻體會,在這趟有口不能言、事事仰仗別人的旅程中,能將心比心地同理當年初到台灣的新住民,並在返台後以自身為例,改變更多學生、老師與家長的刻板印象,促進多元文化的理解。這也是為什麼「外婆橋計畫」堅持至少要20天的原因!

2016年移民署關注到這個由民間發起的外婆橋計畫,基於認同這樣的理念,並且希望擴大舉辦,更是編列了900萬預算補助全國60組團隊前往各地的“外婆家”。希望大家能夠將新住民視為台灣人,消彌社會上對於新住民或新二代的歧視,也讓新住民感受一下回家的溫暖,多一份對於自己國家文化的信心。

2013公視獨立特派員系列報導有關外婆橋計畫影片

而提到在台發展最亮眼的新住民媽媽,非來自柬埔寨的林麗蟬立委莫屬,2016年當選後,身為新住民的她,關注新住民基本法、台灣外籍配偶權利、提倡希望政府重視20萬名新二代為台灣新南向的影響支柱,儼然成為台灣為新住民發聲最有利的力量。


以民族大熔爐自居的台灣?

20多年前台灣隨著新住民及移工的增多,導致現在竟然有部分人認為東南亞人搶了原本應該屬於台灣人的工作及生存權利,但實際上了解他們工作內容的人會知道,移工們所從事的工作是3D─危險(Dangerous)、辛苦(Difficult)、骯髒(Dirty),因為台灣人不想做才不得已引進他們作為替代性勞力;而外籍新娘的出現,也多半是因為部分男孩子無法順利與台灣女孩交往、結婚、生小孩,因而選擇到東南亞「買」妻。為台灣人權平等盡一份心力,議事槌提出以下觀點:

  1. 給移工及新住民一個友善的空間:透過四方報及外婆橋計畫(現改為移民署新住民子女海外培力計畫),讓我們了解移工其實需要一個管道,一個與台灣社會連結的管道。台灣社會新聞長期報導關於移工的社會亂象,卻忽略台灣其實很需要他們,如果能夠將心比心給移工一個平等安全的空間,移工抗議工資剝削、半夜逃跑、受雇主虐待等新聞還會出現嗎?
  2. 實踐多元民族,從關心人開始:對於我們土地上這群「與日俱增」的新朋友,我們應該持更開闊的胸襟,更包容的心態,與他們結視為友。新南向政策的發展,要從關心移工、新住民,了解新二代開始。
  3. 透過法律規定,給新移民一個實質保障:台灣的「新住民基本法」及「國籍法」對於來台外籍人士的權益有改進空間,例如:今年一月林麗蟬麗立委提案修「新住民基本法」,強調政府應正面思考完善移民政策,勿只以防堵性的預防犯罪思維來處理移民政策。另外2017年關於「國籍法第19條條文修正草案」也是一大爭議,主要是因新移民結婚來台,在規化時放棄原有國籍,若後續被法院判決為假結婚等情事,就會被撤銷國籍,成為無國籍人球,因此希望修法讓新移民在取回原國籍後再撤銷我國國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