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會責任 永續發展企業

封面1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就是指企業在社會上應負的責任,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2015年英國石油公司在墨西哥灣發生的漏油事件,事件發生後公司需支付美國聯邦政府和五個洲政府約台幣五千八百多億元的和解金,此後英國石油公司未善盡社會責任更是每年都會揭露本次事件後的處理現況於永續報告中,公開透明化所有事件資訊…還有包括NIKE血汗工廠事件及麥當勞的食物肥胖健康等,這些國際知名大廠在發生負面問題時,對廣大消費者、環境及社會負起責任,並持續追蹤處理的後續效益,如此以來不僅可以使企業永續經營,更可以作為另一種行銷,藉由誠實、負責任的形象,提升品牌印象。

近年企業社會責任被廣泛運用及發展在許多企業推廣上,台灣起初在推動企業社會責任時,出現了部分企業誤以為只要捐錢給慈善團體、或在報告書中展現“揚善”的結果等就算是盡到企業社會責任…,其實比起“揚善”,願意自我“揭惡”的企業,更加倍受推崇。

今天就要帶各位深入了解究竟什麼是「企業社會責任」?與「社會企業」又有什麼不同?而究竟企業應負的社會責任範圍包含哪些呢?報告書的用意究竟是為了贏得名聲還是有實質的對社會注入新改變嗎?讓我們一窺永續經營的企業責任是怎麼一回事兒吧?


I. 什麼是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的概念是基於商業運作(Economy/Business)必須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想法,企業除了考慮自身的財政和經營狀況外,也要加入其對社會(Social)和自然環境(Environment)所造成的影響的考量。

企業社會責任的觀念是由營利組織發起,以可持續發展的企業為概念,觀念起源較社會企業早,與企業必須找出與其相關的利害關係人,包括但不限於:員工、顧客、供應商、社區團體、母公司或附屬公司、合作夥伴、投資者和股東。在這情況下企業與相關利益者接觸時,試圖將社會及環境方面的考慮因素融為一體。因應企業的各利害關係人而編寫的企業永續報告書(也可稱為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以報告書的方式詳實揭露公司在永續經營及社會責任的目標、成果、承諾及規劃,以展現企業負責任的決心。

企業社會責任中最重要的一環莫過於對「永續」一詞的解釋(Sustainability),企業評估永續績效的三個層面分別是社會、環境、和財務績效:(1) 社會基線包括社會資本及人文資本的保持及開發。社會資本重視社會成員之間的互信及互惠合作的關係;人文資本包括教育、醫療衛生等投資,在永續發展是關鍵的。企業可發揮專業,在保障人權、保護勞工、社區發展、教育等方面做努力。(2) 環境基線關注自然資本。相關的指標包括企業是否遵守環保法令及標準,如何使用能源、處理廢物、循環再造等。(3)財務基線是指公司經營的經濟效益,由公司財務年報展示出來。實行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的企業除了做財務審計,還要做環境審計及社會審計。


※CSR跟近年火紅的社會企業(SE)有何差別?

如果說CSR是由營利事業(也就是企業)作為源頭,那麼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 泛指透過商業模式解決「特定社會或環境問題」的組織(包括營利與非營利),其所得盈餘主要用於本身再投資,以持續解決該社會或者環境問題,而非僅為出資人或所有者謀取最大利益。就組織特性上,社會企業同時追求社會與經濟利益,但以創造社會影響力為主要使命。

其中最早也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  (Muhammad Yunus)以“鄉村銀行”的理念,提供窮人微額貸款,現在已被應用於40多國,成功扭轉全球1億多人脫離貧窮循環。社會企業在成立之初就有明確要解決的社會問題,台灣知名的社會企業有「众社企」、「社企流」及「以立國際服務」等。


II. 企業應該負什麼樣的社會責任

哲學家阿爾彌特認為企業應遵循較高的道德準則,以免藉利潤之名而危害社會;而經濟學家傅利曼則認為,企業「唯一」的責任就是賺取利潤。這兩者的取捨,正是企業該負怎樣的社會責任?負責到如何程度?

許多企業為了將營利最大化,因此將內部成本外部化,例如某些重工業的工廠,明知工廠廢水對環境有傷害,容易導致重大汙染或對人體有危險,卻仍然繼續製造汙染,為了賺取最多利益而犧牲環境安全或罔顧社會利益,大眾普遍駁斥這種行為,認為企業在賺取利潤時應顧及社會及環境問題,而事實上在一些知名企業因某些負面事件被重罰巨款或是導致消費者轉向其他品牌作為抵制壓力時,他們發現當選擇在事前先為重視社會責任所付出的成本,並不會比事後的鉅款及後續不可預期的獲利損失來的多,再加上政府對於環境安全的規定日益嚴苛,企業家意識到社會責任的重要性。

企業社會責任並不僅限於給外部帶來利益,企業內部的員工(在公司營利穩健或顯著成長時適當分享利益給員工、股東)或是綠色行動(減少開會用紙、推行辦公室節能、主動改善產品製程)也是企業社會責任的一環。企業究竟要付到什麼程度的責任,並沒有一個準則,但是企業必須盡社會責任,不是因為有利潤才做,而是因為企業享受了豐厚的社會資源。企業在履行社會責任的過程中,只要有適切的配合,不但不會降低財政表現目標,相反,通過創造長期競爭力和管理源自經濟、環保和社會發展所帶來的風險,企業更可提升整體表現,才是企業永續經營之道。


III. 台灣法律對企業責任約束力的進程

CSR的實行方式,多數國家主要是企業組織的自願施行為主;政府部門通常僅作出綱要性的指示或一些程序上的要求。2008年我國經歷全球金融風暴、近年頻傳的食安問題、全球暖化議題嚴重、綠色消費興起等,政府開始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規範問題,開始一些法律行動:

時間 單位 內容
2008年11月 財團法人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 為鼓勵企業提升公司經營永續議題之質與治理資訊揭露之量,以加強其對維護永續發展、友善環境及公益社會的重視與投入,「台灣企業永續獎」評選活動至今已舉辦11年。
2010年2月 金管會爰督導臺灣證券交易所及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發布實施《上市上櫃公司誠信經營守則》及《上市上櫃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實務守則》,以提供上市上櫃公司參照該守則訂定公司本身之企業社會責任,以管理其環境社會風險與影響。
2014年9月 金管會爰督導臺灣證券交易所及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 公告《上市櫃公司編製與申報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的作業辦法》,強制要求特定產業依循GRI所發布最新版本之永續性報導架構編製CSR報告書,並已行文受規範之上市櫃公司於2019年1月1日起應依循全球永續性報告書綱領GRI準則(GRI Standards)
2015年 立法院 2015年6月15日三讀通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
行政院 自訂預期貢獻(INDC)的國際承諾,我國INDC減量目標設定為: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為現況發展趨勢(BAU)減量50%;這相當於2005年排放量再減20%。根據「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的規範,我國須於「2050年降至2005年排放量50%以下」,因此INDC設定先於2030年減至2005年的20%,亦可作為階段性努力的目標。
2016年9月 中華民國證券投資信託暨顧問商業同業公會 《證券投資信託事業證券投資顧問事業公司治理實務守則》修法第 12 條及第 64 條已明定「公司於執行投資時,宜考量被投資標的發行公司之公司治理情形,以為投資參考之規範。」、「公司…應關注投資人權益、證券市場交易秩序、社區環保及公益活動等問題,並重視公司之社會責任。」。

IV. 我國企業社會責任實際案例

一、台積電的公司治理、員工福利及綠色足跡無人能及

張忠謀表示,企業的目地,就是讓社會更好。所謂讓社會更好,我列出一個座標,縱軸是台積電在做的事情,這包括誠信正直、守法、反對貪腐、不賄賂、不搞政商關係,環保、氣候變遷、節能、重視公司治理、提供優質工作、優質股東回饋、推動員工生活平衡、積極鼓勵創新、提供優良工作環境、志工社服務及成立文教基金會;橫軸是台積電做了這些事情後,可以幫助社會提升的,包括道德、提升價值觀、經濟發展、法治、關懷地球、為下一代著想、人民安居樂業及公益。台積電設法在上述項目做到最好,超越業界標準。

台積電為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及台灣《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台積公司成立跨組織的碳管理平台,透過營運副總領導的「節能減碳委員會」,以法規遵循、節能減碳與碳權取得為三大工作方向,持續精進氣候變遷減緩與調適能力。建置智慧化管理系統,精準控制以降低工廠作業的待機能耗,並透過汰換低能效元件,促進機台設備耗能最佳化,規劃並執行五大類共61項電力節能措施,有效節電91百萬度,相當於減少4.8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

更了解台積電的企業社會責任,請見http://www.tsmc.com/csr/ch/focus/governanceAndBusiness.html

二、台灣大哥大的手機回收計畫,綠色循環經濟大噴發

台灣大哥大自2008年4月起,率業界之先推出「回收行動‧珍愛地球」廢手機回收計畫。為解決回收通路缺乏、個人資料外洩及手機流向不明等三大障礙,台灣大門市店員協助民眾清除個資後,將舊手機委由甲級廢棄物業者進行處理,且回收車輛裝有GPS定位,以確保廢手機的流向。回收物件包含電池、手機與配件,降低廢棄組件內含的鉛、鎘、鈷等重金屬污染地球環境,讓回收金、銅、塑料等資源得以再生與再利用,減少開發與浪費, 根據其官方網站資訊顯示在2014年底時, 已累計回收超過6.7 萬支手機,手機回收量亦逐年提升,並成功引領風潮,讓同業、手機品牌業者、3C家電通路與國內零售連鎖業等,一起投入,努力讓台灣成為手機回收點最密集的國家。


V. 小結

台灣在亞洲地區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成績數一數二,但是與世界先進大國相比我們仍然有持續努力的空間,議事槌提出幾個觀點:

  1. 企業社會責任是否應正式入法:

金管會規定一定資格的企業必須每年出版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揭露企業非財務的管理方針與績效,與企業的利害關係人溝通,但有出版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等同於有企業社會責任嗎?企業社會責任是否應入公司法呢?

2014年國民黨籍立委賴士葆打算提案增修公司法,強制要求企業提撥一定比例的金額用於社會責任,六大工商團體則共同聯合函文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各黨團、經濟部及金管會,籲審慎考量,切勿貿然將企業社會責任入法,主要反對理由有三項:(1)企業社會責任貴在企業自發性的行為,政府應以鼓勵取代強制手段,否則與國際潮流背離;(2)強制入法若未達到則陷企業於不義,恐加強企業美化報告的反效果;(3)強制規定企業將部分比例盈餘作為社會責任用途,增加企業負擔,影響企業競爭力。

  1. 台灣企業的社會責任還有努力空間:

根據PwC全球2017年SDGs(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 ment Goals)調查報告指出,全球92%的企業已意識到SDGs的重要性,71%的企業已開始規畫相關的因應措施。但從本次永續報告分析發現,台灣企業僅有40家在其CSR報告提及此議題,其中更只有三家企業(第一金控、台糖與英業達)將17項目標對應全數揭露,顯示面對全球永續議題,台灣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中時新聞–資誠:我國企業編製CSR報告大幅成長 但SDGs仍不足

  1. 有永續觀念的消費者促使企業持續改變:

企業社會責任並非僅是做慈善增加企業好感度,而是從內而外調整企業體質,讓企業在獲利的前提之下,也要做對所有利害關係人(上下游廠商、內部員工或外部或辦、消費者及環境等)都友善的模式,消費者的行為是推動企業最有利的方式之一,例如當消費者進行愈來愈多綠色消費行為時,讓企業更有動力推出環保產品、同時也會督促尚未綠化或綠化程度不足的企業進行改進。

近年CSR的媒體重點在於「企業要自揭惡性,才能讓市場對其揚善」,根據CSRone永續報告平台調查,去年515家台灣企業當中,高達173家公司當年度CSR報告揭露負面議題,並提解決方案、長期追蹤。當愈來愈多的企業願意在企業網站上或報告書中自揭企業所應負的責任,消費者會展現相對的品牌忠誠度,提高企業獲利,形成良善循環。CSRone永續報告平台總經理嚴德芬說:「企業主動揭露負面消息,才是負責任的永續溝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